特朗普為何拿洗衣機祭出貿易保護大旗?

特朗普的美國總統任期已經步入了第二年。他是否會是一位成功的美國總統,現在還無法斷言;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是美國歷史上最具爭議的總統。

  總統任期第一年,憑借著最高法院的支持和共和黨在國會兩院的優勢席位,特朗普無視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一片抨擊,成功實施了主要針對伊斯蘭國家的旅行禁令、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減稅改革,兌現了自己的部分競選諾言。

  16年來首次動用201條款

  而第二年總統任期剛開始,特朗普又開始繼續推進他的又一重要競選承諾:對進口商品實施高額關稅,以保護美國企業和鼓勵美國制造。就在上周,特朗普正式啟動了貿易保護201條款,宣布對進口洗衣機征收至多50%的關稅,對進口太陽能面板征收至多30%的關稅。洗衣機和太陽能面板成為了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祭旗犧牲品。

  什么是貿易保護201條款?1974年美國《貿易法》第201條款規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可以對進口商品展開調查,認定是否對美國產業利益造成嚴重損害或損害威脅,而后建議總統采取措施,對進口商品實施臨時懲罰性關稅。而我們熟知的301條款是針對某一具體國家的懲罰措施。雖然美國多次針對中國進口產品動用301條款,但上一次動用201條款保護整個行業,還要追溯到2002年的小布什總統時期。

  具體到此次洗衣機關稅戰,其前因是美國洗衣機制造商惠而浦在去年上半年向ITC提出申訴,要求對進口產品展開調查。雖然前期調查由ITC完成,但最終的決定權卻在總統手中。從2012年以來,ITC已經三次在惠而浦的申訴下認定三星和LG存在傾銷行為,但都沒有最終采取懲罰性關稅行為。

  值得一提的是前任民主黨的奧巴馬總統。美國政治有個有趣的現象,無論哪個黨派的候選人,在競選期間總會攻擊現總統的對外貿易措施失敗導致了國內制造業蕭條,承諾自己當選成功會采取強硬措施保護本國產業和擴大就業;但等他們上臺之后,依舊會遭到下一次競選候選人的猛烈抨擊。小布什如此,奧巴馬如此,特朗普也是如此。

  為了攻擊共和黨政府的貿易政策失敗,奧巴馬在08年競選總統期間曾經一度猛烈批評《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即特朗普多次威脅要退出的貿易協定),甚至威脅要對那些在海外投資的美國企業采取懲罰措施。為了爭奪搖擺州選票,奧巴馬和民主黨更曾經信誓旦旦要通過退出條款來保護中西部傳統制造業,聽起來倒是和特朗普有些相似。

  當時很多人質疑和擔心奧巴馬是否會反對自由貿易,但他們都多慮了。雖然奧巴馬在任期間曾經通過301條款對中國輪胎、光伏等諸多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但他的八年總統任期,還是以自由貿易為基調,不但認可和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更是極力推動泛太平洋自由貿易協定(TPP),從未動用過201條款。

  實際上,奧巴馬個人是否是自由貿易者并不重要。即使來自伊利諾伊州的他真想保護已經每況愈下的美國中西部制造業,他所處的民主黨以及背后的選民票倉、代表的利益財團也不會允許他轉向貿易保護。在三權分立體制下,美國總統并不是一個一意孤行的獨裁者,奧巴馬不是,特朗普也不是。

  推動自由貿易的最大受益者,顯然是美國東西海岸的深藍州。這里是民主黨的鐵票倉,聚集著諸多海外業務極大的跨國公司巨頭,尤其是金融服務、高科技以及娛樂業等行業。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他與硅谷始終保持著良好密切的關系。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這些跨國科技巨頭也幾乎一致地站在了希拉里的陣營。

  而共和黨的忠實選民基地大多是美國中部和南部,代表著制造、能源、鋼鐵、運輸、軍工、農業等傳統行業的利益。特朗普競選總統時,除了穩固共和黨傳統票倉之外,把更多的演說拉票重心放在了美國傳統制造業基地的五大湖地區。此次動用201條款,不僅是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的一部分,或許也拉開了至少未來三年美國全面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序幕。

  五大湖區主導總統競選

  在美國總統競選特有的選舉人團制度下,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有著各自的堅實票倉和穩定票數,實際上總統大選的最終結果取決于幾個搖擺州的倒向。特朗普之所以能夠爆冷擊敗希拉里,靠的是拿下了諸多搖擺州的選舉人票,尤其是在美國五大湖地區。威斯康辛、密歇根、印第安納、俄亥俄、賓夕法尼亞,被主流媒體口誅筆伐“人品堪憂”的特朗普橫掃了這些美國傳統制造業基地的選舉人票,做到了四年前德才兼備的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做不到的事情,一舉拿下大選入主白宮。

  雖然曾為美國傳統制造業基地,但五大湖區如今早已今非昔比,現在這里有一個形象的外號:生銹地帶(Rust Belt)。在經濟全球化的沖擊下,在物美價廉的進口商品橫掃下,美國五大湖區的大批工廠關門,機器鐵銹斑斑,工人大批失業,經濟陷入衰退。這和東西海岸的加州、華盛頓州以及紐約州的經濟繁榮增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個明顯的例證是,五大湖區的選民曾經在2008年和2012年都堅定支持高舉Yes, We Can大旗的奧巴馬,希望這個伊利諾伊州的年輕黑人可以帶來改變。但到了2016年,除了奧巴馬大本營的伊利諾伊州,五大湖區都一致倒向了特朗普的共和黨。或許對民主黨的貿易政策失望,是他們轉而支持力主貿易保護政策的特朗普的關鍵原因。值得一提的是,威斯康辛、密歇根和賓州都是三十多年來首次支持共和黨。

  為什么特朗普上臺之后,沒有像奧巴馬那樣改變態度,而是忠實履行美國優先的承諾,采取貿易保護措施?西方政治的基礎是選票,是背后代表的利益群體。雖然特朗普并不是傳統共和黨人(他曾經加入民主黨和多次退出共和黨),但他卻無法離開支持自己的選民基礎和黨派基礎。

  特朗普之所以爆冷入主白宮,靠的正是五大湖區鐵銹地帶的選票(他拿下了這幾個州的77張選舉人票,最后總票數比希拉里多了74張),因此他也必須要兌現承諾,采取實際政策保護美國本土制造業,穩固自己在五大湖區的選民基礎。只要繼續得到這些州的選舉人票,無論外界和媒體怎樣抨擊特朗普,他依然有很大機會在2020年成功連任,民主黨再包攬東西海岸的深藍州和總選票也無可奈何。

  有趣的現象是,雖然特朗普在各項民意調查中的支持率創下了近年來總統新低,但卻始終保持在35%左右。而這35%,恰恰就是來自于他的忠實票倉支持者。由于各州人口和選舉人票并不完全成正比,支持民主黨的深藍州的人口要遠遠多于共和黨的深紅州。同樣的原因,雖然希拉里輸了總統大選,但總選票卻比特朗普多出近300萬張。

  美國洗衣機的三強混戰

  話題回到特朗普此次的洗衣機貿易戰。特朗普此次啟用201條款,計劃在未來三年每年向前120萬部進口洗衣機征收20%的關稅,超出份額則征收50%的關稅;同時對進口洗衣機部件征收50%的關稅。顯然,這一保護措施針對的是三星和LG兩大韓國廠商,受益者是美國本土洗衣機制造商惠而浦。

  走走美國主要電器零售商的線下門店就會發現,如今美國洗衣機市場實際上就是三星、LG和惠而浦的三家天下(惠而浦收購了本土制造商Maytag和Amana),三家目前的市場份額分別為19%、16%和35%,雖然惠而浦出貨量高于三星和LG,但高端市場基本是設計精美、人性功能的三星和LG產品占據主導。

  過去十年,三星洗衣機在美國市場從1%飆升到19%;LG也始終保持著15%的穩定份額。在三星和LG洗衣機沖擊下,惠而浦在2012年、2015年和2017年連續三次向ITC提出反傾銷訴訟,但民主黨政府并沒有如惠而浦所愿對三星和LG征收懲罰性關稅。

  而美國家電的傳統象征企業通用電氣(GE)如今在洗衣機市場已經排名第四。急于擺脫這一百年業務的通用電氣先是在2014年作價33億美元把家電業務賣給伊萊克斯,結果交易卻遭到美國監管部門否決;之后又在2016年作價54億美元賣給了中國海爾(收了伊萊克斯近兩億美元違約金之后,還能加價近20億賣給海爾,通用電氣這一來一回也是真正雙贏)。

  惠而浦的總部就位于五大湖區的密歇根州,其洗衣機工廠也位于俄亥俄州,雇傭了3000多名工人,這都是特朗普最為看重的搖擺州選區,也是他曾經許諾“貿易保護、美國制造”的受眾。這也可以解釋,惠而浦在過去五年連續申訴了三次之后,終于在特朗普政府得到了支持。美國貿易代表不失時機地大加溢美之詞,“總統此舉再次彰顯,特朗普政府始終捍衛著美國工農商的利益。”

8.png/

惠而浦股價上周飆升

  特朗普宣布對進口洗衣機征收高額關稅之后,惠而浦股價在過去一周飆升了近10%,密歇根總部和俄亥俄州的制造業工人一片歡騰。特朗普這一舉措,無疑給他在五大湖區贏得了大量人心,甚至連俄亥俄州的民主黨參議員都不得不出面贊賞特朗普。

  另一方面,對進口產品征收高額關稅(以產地為基準),也會迫使一些跨國公司在美國開設工廠。特朗普一石二鳥,即兌現了“采取貿易保護,支持美國企業”的競選諾言,又實現了“吸引投資,擴大就業”的政策目的。

  實際上,在特朗普正式宣布征收懲罰性關稅之前,去年在ITC調查中早知不妙的三星和LG就已經做好了應對措施,雙雙宣布將自己的洗衣機生產基地轉移到美國。特朗普此次的關稅保護措施,或許對三星和LG只有一年有效期,但也加重了韓國兩大巨頭的勞動力成本。

  三星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即將建成自己在美國的首個洗衣機工廠,這個投資近4億美元的工廠能夠吸引1000個就業崗位。而獲得這份大禮的南卡州是共和黨的傳統票倉,是特朗普的選民基地。而LG投資2.5億美元的美國洗衣機工廠也即將在今年年底啟動,同樣是在深紅州的田納西州。此外,LG還悄悄上調了自己的洗衣機售價。

  為國會中期選舉做鋪墊

9.png/

五大湖區是今年國會中期改選焦點

  今年還是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之年,三分之一的國會席位將面臨調整,也是兩黨力量爭斗的關鍵時刻。目前共和黨在100席的參議院保持著51比49的微弱優勢,在總共435席的眾議院領先46席。特朗普和共和黨能否順利推進自己的施政政策,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今年的中期選舉之后的兩黨席位分配。

  五大湖區再次成為了此次中期選舉的焦點地區,這一地區的民主黨議員紛紛面臨著連任或者退休。如果特朗普能夠通過貿易保護和經濟刺激措施,贏得鐵銹地帶的民眾支持,就能夠給共和黨在這些州的參議員選舉提供最為關鍵的支撐,幫助共和黨繼續在兩院占據優勢席位。

  在洗衣機和太陽能面板之后,接下去特朗普或許會公布更多的貿易保護措施,來支持美國本土企業。或許2002年因201條款受益的鋼鐵行業就會成為特朗普的下一個扶持對象,而這同樣是五大湖地區的核心產業。

  就在征收洗衣機進口關稅之后,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就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別有意味地暗示要采取弱勢美元措施提振美國貿易。雖然特朗普隨后否認會讓美元走軟,但他此前一直批評“美元過于強勢”,抨擊中國和德國利用匯率優勢在貿易上占美國便宜。沒有意外的話,未來三年的特朗普總統任期,美元應當會意料之中地走軟。

  美國政府16年來首次啟動201條款(奧巴馬對中國輪胎啟動的是301條款調查),祭出貿易保護大旗,特朗普更有投石問路的試探意味。無論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措施是否會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敗訴,他都已經達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保護美國本土企業,迫使外國投資美國,贏得五大湖區選民的支持,鞏固自己的政治基礎,為今年的國會中期選舉保駕護航。